茶宠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茶宠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iPhone5生产线下

发布时间:2020-06-29 18:54:51 阅读: 来源:茶宠厂家

为生产iPhone5,大批山东、河南等地富士康工人被调往太原赶工,爆发数千员工群殴保安、打砸厂区事件。富士康的问题,亦是中国制造业面临的问题

NBW记者 夏美原

淅淅沥沥的秋雨下个不停,让二广高速公路(高平段)的路面格外湿滑。9月25日中午,7辆从富士康山西太原园区开出的大巴车行使到了这里。车里载的是350名河南籍富士康员工,他们的目的地是河南郑州。从早上9点出发算起,大巴车已经在二广高速公路上行使了5个小时。路过了长治市,开过高平市,下一站就是晋城了。过了晋城,离河南就不远了。

还有5天就是中秋节了,车上的员工们一想到回家团圆就兴奋不已。14时27分,大巴车开到了长治县和高平市之间K995处时,其中1辆车(车号:晋A70308)发生了侧翻,挡住了后面车辆回家的道路。车上有52人,2人(包括司机)当场死亡。

永远失去的右臂

“你弟弟出车祸了,要做右臂高位截肢手术,赶紧来长治第二人民医院吧。”这个电话犹如晴天霹雳,让滕阁(化名)震惊和难过。给他打电话的是弟弟的同事。

滕阁拦下一辆出租车,急急忙忙赶往长治。第二天早晨6点,他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弟弟。弟弟还在重症监护室里。医生交给他一个袋子:“这是你弟弟的,昨晚截下来的。”

滕阁接过黄色塑料袋,打开里面绿颜色的布,感到阵阵战栗。弟弟的右臂血肉模糊,手掌和手腕已经分离,只有一根暴露的筋还没有断,右手的大拇指断裂错位,整个前臂皮开肉绽。

一位目击者还原了车祸现场,目击者称:“当时我离现场有不到100米的距离,看到车的前挡风玻璃已经破碎,有好多血迹。轻伤的人基本已经下车,有几个年轻人帮着重伤者拦车,可是好像没拦住。警察随后赶到了就不让过去看了。”

据中新社消息,“由于苹果公司的iPhone5上市,大批山东、河南、河北、深圳等地富士康工人被调往太原赶工。”

那7辆开往郑州的大巴,正是载着支援太原富士康生产的工人走在回程的路上。

滕阁告诉《新商务周刊》记者:“我弟弟是去太原富士康培训的,去了有几个月了。”一名员工说:“6月11日是我们来太原支援的日期。我坐的是3号车,翻车的是5号车,就在我们前面。然后高速公路上堵了上百辆车,现场全部封锁,消防、120以及警车不下20辆。我们车门紧闭,不允许下车,为了封锁消息。”

滕阁在医院没日没夜地照顾弟弟。27日,弟弟脱离了危险,情况稳定了。问及伤者的情绪状况,滕阁反问记者:“你胳膊没了,情绪能好吗?!”

关于富士康是否会提供治疗费和赔偿金,滕阁说:“会赔偿的,富士康也有派人过来,说一些安慰的话。赔偿的事还没谈,现在主要是治疗。”

一位新浪网友27日晚发表微博称:“妻子本来25日从太原回郑州的,不巧的是富士康回豫的大巴在晋城高速那发生了车祸,妻子两天和家人失去联络,后来知道她就在长治人民医院里。所幸的是骨折,没大碍!”

“9•23”太原富士康数千人群殴保安

就在车祸发生的前一天夜里,太原富士康厂区爆发打斗事件,从23日晚11点持续至24日凌晨3点多,2000余人参与其中。

《新京报》的报道称,9月23日11时至24日凌晨,富士康太原工业园区发生一起内部员工大规模群殴事件。据新华社中国网事官方微博援引山西省太原市公安部门称,有40人受伤,有3名重伤患者目前生命体征平稳,其余伤势较轻,没有人员死亡。但第二天的《第一财经日报》报道称,“10万人工厂有几千人参与其中,当前至少造成超10人死亡。”

群殴事件的起因是“富士康保安欺压一员工,手段狠毒,甚至将其拖至面包车内殴打。当时正值星期天晚上11点,是上夜班的员工吃夜宵的时间,过往同乡看不下去,为其讨还公道,遂与保安动起了手,其他地域员工也加入助阵。保安队长放下狠话:‘给我往死里打,打死了人我负责。’员工义愤填膺,打得保安四散逃尽,安保亭被砸翻,其他安保人员纷纷脱去显示其身份的衣裤避难。第2天,富士康雇佣大量水军,捏造事情起因,将‘保安打人’篡改成‘员工内斗’,掩盖事实真相,将矛头对准在事件中最为活跃的山东和河南籍员工,挑起地域矛盾。”

据富士康员工披露,24日凌晨还发生了踩踏事件。富士康企业新闻发言人胡国辉说:“这座工厂有7.9万名员工,此次事件约2000名员工参与。但也有目击者认为,可能更多。”

一位太原富士康员工23日晚在百度贴吧发帖称:“保安最近发疯地打人,拖到外面街上打,少则十几人,多则几十个员工一起打。持续很久了没人处理,员工全火了,今天晚上能砸就砸,能烧就烧。再就是我们太缺人了,前半年不涨工资,逼走了老员工,新员工刚来工资就涨得跟老员工一样,又逼走了很多人。现在我们在做新产品,就是苹果iPhone5,缺人就招河南、山东的,一招就是一个村子里来的,特团结,大家都知道这次事件是早晚会发生的,但是没有得到有效的前期控制。”

富士康员工在贴吧贴出了一张保安平日执勤的照片:身穿一袭黑衣的保安们,手持长铁棍,气势飞扬跋扈,恶狠狠地瞪着员工们,像极了电影里的黑社会。

24日凌晨,大批武警进入太原富士康园区。员工说:“和看电影一样。部队到了估计有四五千人,清一色防暴盾,场面就和国庆阅兵似的。”

一位员工说:“河南人和山东人他们根本就不打人。我还和人家交谈了,他们只是想要个说法,要回自己的人权,我很佩服他们!”

24日清晨,太原富士康园区一片狼藉。工厂大门被推倒,警务室被砸,一辆保安摩托车被烧得只剩一堆废铁,超市、便利店、医院、网吧、餐厅玻璃被砸碎,超市里的东西全被抢光。厂房玻璃大部分被砸,很多车间被砸。厂区里的小轿车全部四轮朝天,班车玻璃被砸坏。宿舍楼下,躺着从宿舍里扔出来的桌子和被员工烧毁的被子。有员工在贴吧写道:“天空依然湛蓝,白云依然无瑕,阳光依然明媚,行人依然来往,公园的情侣依然甜蜜⋯⋯除了那一队队巡逻的武警,那一块块碎落的玻璃,那一个个变形的警厅,那一扇扇紧闭的橱窗,昨夜像梦一样一闪而逝,大家只是三五成群谈论着那曾经的惊心动魄。”

“村里来了富士康”

就在太原富士康发生骚乱事件后的9月25日清晨8点,太原富士康宿舍楼下出现了大堆行李箱和包裹。河南郑州富士康调派来的员工将要被遣送回去。滕阁的弟弟就在这批员工里,遭遇车祸。记者问滕阁:“你弟弟是早就预定好了25日回郑州,还是被临时通知的?”滕阁说:“是预定好了的。”滕阁告诉《新商务周刊》记者:“打架那天,我弟弟没有被打。”

26日,富士康招募组招募员小刘在百度贴吧发帖称:“不避讳地说,太原富士康在9月23日发生的事情已经平息。24日招募工作组及员工全体带薪休息了一天。25日招募工作停止了一天,员工现已正常上班。26日早,招募工作迎来了一个高峰,今日进厂人数突破700人。由于苹果公司的iPhone5订单、戴尔电脑的大量订单都在太原富士康加工,现在太原富士康急需作业人员、管理人员、各种普工若干人,需求量1万人以上。现在太原富士康总共8万余人,还不能满足用工的需求,现在面向社会大量招工。”

太原富士康员工现场拍摄的照片里,被砸的网吧门口挂着的红色横幅依然醒目:“好消息!好机会!员工内部推荐普工1名奖300元,赶快行动吧!”

《南方都市报》28日发表的《村里来了富士康》一文写道:“数年来,富士康北上西进,多地办厂。有着强烈招商引资意愿的地方政府,常常会承诺帮助招募员工。然而,用工荒的日趋加剧,使曾经的招商承诺成为政府的重担。

8月初,河南决定将协助富士康招募20万名工人。任务层层分解下去,完不成任务的地方官员轻则受批评,重则被追责。在豫北某县,任务一直分配到村,村支书和村委会主任被乡镇干部警告,完不成任务就免职。

目前,河南18个省辖市,都在为富士康招工忙碌。在豫北鹤壁,政府紧急通知要求招工10万人;在豫东驻马店,政府宣称要在年底前招工1万人;在豫西南南阳,政府宣布凡是入富士康工作满半年者,政府补贴600元⋯⋯”

该文透露,乡村干部花钱雇人去富士康,已经屡见不鲜。有不少通过体检即将上任的准员工,当天便坐上公共汽车逃离返乡。

用工荒体现了目前中国人口红利下降而人力成本攀升的现实。郭台铭曾说过,将在今年以日产千台的速度,制造30万台机器人,用来取代生产线上具有单调、重复性高、危险性强等特性的工作。太原富士康群殴事件发生后,制造业机器人替代人工的呼声再次高涨。

10月5日,富士康郑州工厂发生停工事件。起因是质量控制标准过于严苛,且工厂要求员工们在为期一周的国庆长假中加班赶工。

iPhone 5上市后,有不少用户抱怨黑色版外壳掉漆,虽然苹果声称这是正常情况,但是为了减少掉漆情况的发生,富士康采用了更加严格的产品质量检验制度,而员工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培训。这导致很多工人加班赶制的iPhone 5并不符合新的产品质量检验标准,员工应得的利益也因此受损,一时间劳工双方关系极度紧张。随后几位产品质检员与工人产生争执,并最终升级为大规模斗殴事件。面对乱局,工厂管理部门未能及时出台有效对策,听任事件发展。这导致富士康郑州园区多个厂房的多条iPhone 5生产线在当天处于停工状态。

富士康新闻发言人刘琨表示:“我承认当天确实有生产线上的几个员工发生纠纷,是制造员工和质检员的纠纷。随后,园区对其进行处理,可能是处理中的沟通不够,引起了员工的‘群体表达’,10月5日当天有300〜400名员工缺勤。但绝对不像报道说的那样,有三四千人参与,报道用的图片不是郑州园区的,而是太原园区群殴事件的图片。”

说不尽的富士康

近年来,从员工连续跳楼到“过劳死”,从“血汗工厂”质疑到“被实习”风波,富士康总是媒体关注的焦点,亦是纽约劳工权益保护组织“中国劳工观察”的重点调查对象。这次群殴事件,富士康再一次带给社会强烈震击。

《证券时报》28日发表的《富士康群殴:一场人性与机器化的争斗》一文写道:“作为电子代工的世界工厂,富士康代表了一种业已落后的经济发展模式——把廉价的工人当成机器,忽视员工的精神需求和人格尊严,以所谓的军事化管理,依靠保安来压制工人的反抗和不满。据了解,保安在富士康是一支直属于总裁及副总裁的独立力量,不受其他部门的制约或管控。保安代表了老板的意志,执行老板的意图,尽管他们也是普通员工,也是落后工业生产线上的弱势一方。”

《华尔街日报(博客,微博)》27日发表的《富士康骚乱凸现中国制造业矛盾一触即发》一文指出,“中国新一代工人已经不再那么容忍军事化的管理方法。由于适龄劳动人口达到峰值,中国劳动力市场用工紧张,这也意味着工人们挑选工作的余地更大。苹果的供应链依赖于勤劳温顺的中国制造业工人大军,这起骚乱对中国引以为豪的制造业工人的可持续性提出质疑,同时也对努力设法满足新一代中国工人期望的中国政府构成了挑战。”

中华铁道网评论员杨新凯在《富士康群殴,90后为难90后》一文中发问:“富士康员工大多数都是90后,他们脑中为何充满暴力思维?”该文指出,只有家庭、学校和社会践行规范行为、遵守秩序、遵守普世价值观,才能从根本上改变90后,改变我们国家和民族的未来。

海外怎么看国内视频

美国华人看国内视频

怎么在海外看国内视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