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宠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茶宠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有没有必要设立科技退步奖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7:04:31 阅读: 来源:茶宠厂家

瓜田推荐辞:杂文家徐迅雷用设立“科技退步奖”来调侃当前的学术界。他不称为学术界,称为“学术场”,跟市场、赛场、跑马场是一个级别。中国学术界的腐败,不用了解多少内情,只要经常读报,就能有些熟悉,对中国的论文数量压倒美国之类,是不能当真的,那些论文怎么弄出来的,谁都知道,论文是干什么用的,也都知道,反正不是为了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就是了。有识之士早就指出:学术腐败行为已经演变成了“癌症”,整个学术体制必须改造。谁来改造呢?不知道。社会到处是浮躁心态,谁来引领一下呢?也不知道。我只知道,我们的思想宣传队伍是全世界最强大的,这个数以百万计的队伍,都是纳税人养着的,不知道这钱花得值不值。

还真是新闻:一项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的重大奖项,被宣布撤销了!不说绝后,那也是空前的。曾是西安交大教授、博士生导师的李连生,以他为主鼓捣出一个“涡旋压缩机设计制造关键技术研究及系列产品开发”项目,在2005年“荣获”了二等大奖,却原来是造假造出来的——代表著作严重抄袭,经济效益数据压根不实。经过西安交大6名老教授不屈不挠的实名举报,造假教授终于原形毕现。

著名的全国重点大学——西安交通大学,本来应该成为学术重镇,它的前身可是1896年创建于上海的南洋公学,上世纪五十年代从上海内迁至西安,1959年定名为西安交通大学,“1999年被国家确定为以建设世界知名高水平大学为目标的学校”……现在却因一个造假被撤销奖项而再度进入公众眼帘,真是想起来都羞愧难当啊。

这一事件,仅仅是学术场的一个缩影。这天《中国青年报》报道说,我国科技人员发表的期刊论文数量,已经超过美国,位居世界第一;然而论文的平均引用率,却排在世界100名开外。这也就是说,量大质低,是中国科研论文的基本形态。一位网友说:“现在认真搞科研的人没有吗?有,但少了。社会本身也应该反省一下,整个社会大环境都是浮躁的,全社会的单一价值观使人投机取巧,唯利是图。”

假如我们设立“科技退步奖”,那么得奖者可真是多了去了。学术腐败、抄袭剽窃造假,这样糊弄出来的科研成果,大抵都可以进入“科技退步”一二等奖的评奖范畴;那些几无学术价值、只为完成申报来的项目,那些东拼西凑、只为发表一下评个职称的论文,大抵可以参评“科技退步”三四等奖……

学术不端,虽然各国皆有,但在中国被称为“一枝独秀”。有识之士指出:学术腐败行为已经演变成了“癌症”,整个学术体制必须改造。科技部部长万钢则说,对学术造假要“零容忍”。这里有前后两个问题:前,是如何建立高效的学术体制、健全有效的学术监督体制;后,是在学术腐败问题出来之后,如何“刮骨疗毒”。政府职能部门光想着学术造假出来之后才“零容忍”,那是不够的。

“工程化”的学术、“项目化”的科研,使多少研究人员忙于追名逐利、低头满地找钱?学术收入和学术职称提高了,但学术水平并未提高;学术水平即使提高了,学术思想也并未提高。“官办科研”,让人忙于批项目“找钱”。还有多少研究者能坚持静心、坚守良心?

法国文豪雨果曾极而言之地说:“想做学者就要饿得精瘦,想吃肥草就要变成驴子。”真正的学人是不好当的,而要取得有价值的科研成果,更是难上其难。爱因斯坦都说:“我确知,仁慈的命运允许我在多年狂热的工作以后,找到一两个好的想法。”多年发狂地投入科研工作,却仅仅只找到一两个好想法——还只是想法,可见得之多难。至于编造假数据、抄袭剽窃他人的成果,那倒是举手之劳。当李连生之流大为流行之际,“爱因斯坦”也就离我们越来越远了。(文:徐迅雷)

景德镇订制工作服

鄂尔多斯定做工作服

领班服装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