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宠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茶宠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新闻】人物访谈秦晓绍的茶味人生裸茎石韦

发布时间:2020-10-18 19:39:09 阅读: 来源:茶宠厂家

人物访谈:秦晓绍的茶味人生

五里冲、龙谷湖、东方美人茶、金花茶……这些茶友曾经陌生的名词,像清风一般,由秘境红河,渐次掠过云南,蔓延全国。

这一现象的背后,发端于一个人怀抱的朴素理念和身体力行。

从茶山出发到重返茶山,秦晓绍用坚韧与执著,从一次次挫败中站起来,闯出了一条独特的红河乌龙发展道路,也丰富了云南茶业生态的多样性;从青年得志的心浮气躁到“一辈子一杯茶”的从容豁达,秦晓绍更在茶味中感悟人生。

缘起茶山 商海浮沉路在何方

1995年,农校毕业后的秦晓绍应聘到景洪普文农场,负责茶树良种选育、丰产栽培,病虫害防治等工作。

“这可不是个轻松的活儿,即便出钱很多人都不愿意干。”秦晓绍说,在采枝条的时节,为了保证植株的成活率,常常凌晨四五点就要起床,走几公里的山路,赶在太阳出来前把新枝条全部采摘完。

秦晓绍工作的普文农场地处偏僻,因为交通不便运输成本高,种出来的蔬菜价格相对低廉,农场每年亏损上万。

就在众人为农场经营头疼的时候,秦晓绍却做出了一个惊人决定:承包农场,接下这个“烫手山芋”。

原来,他在多年工作中发现,由于普文地区没有规模培育茶苗,当地茶厂购苗只能到几十公里外的思茅,十分不便。“为什么我们不能给当地茶厂供苗呢?”秦晓绍从中嗅到了商机。

果不其然,茶苗一出,订单就雪片般飞来。为了抢购种苗,有的商家甚至不惜提前置下重金订购,一年多下来,农场就给秦晓绍带来了近百万元收入,这让秦晓绍信心大增,投资创业的激情高涨。

一次,偶然得知培育甜龙竹大有赚头,他随即把农场苗圃交给他人看护,辗转贵州、昆明,开办了竹业公司。不曾想,这次投资竟是合伙人设下的骗局,一下损失了40多万元。不甘失败的他,又来到蒙自投资蜜枣产业,因为调研不足预判不准,又一次吞下了失败的苦果,50多万又打了水漂。

“那时候太年轻,一时成功就沉不住气了,想要的太多但思考得太少,静不下心来扎扎实实把一件事做好。”秦晓绍感叹道。

10年坚守 红河乌龙馥郁溢满山

2000年,正当秦晓绍失意之时,又一个噩耗传来:恩师张木兰病重。秦晓绍赶忙前去探望。

“我们干这行那么多年,光说自己的大叶种好,排斥外面的品种,这样不对。其实像乌龙茶就是很好的品种,值得我们借鉴学习。”一生研究滇茶,老人只给学生留下了这样一句话。而对那时的秦晓绍而言,却有如醍醐灌顶。

随后,他找来各类乌龙茶,反复研究比对。为了考察环境的适宜性,他跑遍了红河州境内无数的山头。秦晓绍欣喜地发现蒙自地处低纬高原,日照时间长,有着不可比拟的昼夜温差。市郊的五里冲山谷植被良好、水量充足,与台湾阿里山有着相似的地形气候特征。“这样的环境,肯定能生产出好的乌龙茶。”

带着向亲朋好友借来的钱,秦晓绍在五里冲租下60亩地,再一次走上创业之路。为了学习纯正的乌龙制茶工艺,他不惜重金从台湾请来名师坐镇把关。

然而,让他始料未及的是,茶苗虽然培育成功了,台湾师傅的手艺却在五里冲“失灵”了,按照传统制茶方法调制出的乌龙茶口味差强人意,无法达到他的要求。

与此同时,思茅一家生产滇乌龙茶的茶厂也遭遇了同样的问题,投资的2000万亏损大半,行业内一片哀鸿。在全省的茶学会上,有权威专家甚至呼吁:“云南做好滇红和普洱茶就行,乌龙茶并不适宜。对于在云南搞乌龙茶的厂家,建议政府不要引导,不要支持。”

“一时之间,劝我的、说风凉话的、看热闹的,什么都有。”秦晓绍苦笑道。更让他备受打击的是,就在这时,股东们不堪重压,提出了撤资。那时,秦晓绍的茶山已经发展到3000多亩,并与农民签订了保护价回收。“我要是也跑了,自己亏钱事小,跟着我们种茶的一大批茶农怎么办?”秦晓绍陷入了巨大的困境。

最难的时候,秦晓绍甚至效仿一些厂家,买来了两大瓶食用香精,想用来增加茶香。“可是,有过一次不诚信,以后叫别人怎么相信你?”几经思想挣扎,他还是放弃了这条“捷径”。

为了攻克技术难关,秦晓绍干脆住在茶山上,成天独自一人一遍一遍实验。一年后,他逐渐参透了其中的奥妙。他在保留台湾乌龙茶香清甜的基础上,适当添加了浓香、醇厚的滇茶特点,清淡与浓郁相互交融,使滇南乌龙茶拥有一种清雅馥郁的独特口感。

渐渐地,五里冲的乌龙茶香逐渐飘出了山谷,为更多人所喜爱。公司注册商标“龙谷湖”获得了云南省著名商标称号,而公司生产的乌龙茶更在2011年(上海)国际茶叶博览会“中国名茶”评选中,获得茶界泰斗骆少君的肯定,摘得桂冠。

“我庆幸我坚持了下来”,秦晓绍感慨地说,“很多人之所以失败,其实都是太早放弃了自己”。

感悟人生 一辈子用心做好一杯茶

顺着公路来到五里冲茶业有限公司的茶园,最先映入眼帘的是茶山上葱郁的树木。在开辟茶园的时候,这些树木大多被保留了下来。

“有树才会有鸟栖息,有鸟就能吃掉茶树上的虫子。”秦晓绍解释,我的茶树不打药,产量比别的茶园相对低一些。说话间,秦晓绍摘下一片茶叶,指着上面极微小的一只绿色小虫,“我就是从它身上得到的启发”。这种小虫名叫小绿叶蝉,以茶叶为食,在啃噬过程中,小绿叶蝉的唾液与茶叶酵素会混合出特别的香气,成就了“东方美人”乌龙茶的美名。

如今,“一辈子用心做好一杯茶,把别人的健康当作自己的健康来关心”,不仅成为秦晓绍的制茶理念,更是他的为人准则。

正因为这份责任,他用了9年时间,将红河州的野生金花茶带出深山,投入大量财力物力实现了人工培植,帮助“植物界大熊猫”逃脱了在红河灭绝的命运;也因为这份责任,多年来他坚持无偿为茶农提供种苗,组织培训,带领300多茶农走上了致富的道路。

中研白癜风挂号

石家庄牛皮癣医院在线问诊

西安哪家医院治性病好

长春治早泄的医院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