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宠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茶宠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A股499分仓术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4:20:14 阅读: 来源:茶宠厂家

A股4.99%分仓术

将大宗股权“化整为零”,分散转让,单笔控制在4.99%之下,A股4.99%的阵营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资本势力。尤其当5%以上股东的二级市场减持被戴上“紧箍咒”之后,这种“可攻可守”的4.99%策略,成为最常见的“分仓退出方式”被加以利用。

将大宗股权“化整为零”,分散转让,单笔控制在4.99%之下,A股4.99%的阵营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资本势力。尤其当5%以上股东的二级市场减持被戴上“紧箍咒”之后,这种“可攻可守”的4.99%策略,成为最常见的“分仓退出方式”被加以利用。

分仓止步4.99%

6月25日,宝莫股份控股股东长安集团将所持1.7亿股股份“分散”给7位自然人完成过户,上述股份占总股本的27.78%。其中,两位自然人各获得4.99%,对应为3053.88万股;另两位“止步”于4.9%,接盘量为各自3000万股;剩余的三名股东各获得了3.27%、3.21%和1.51%股份,对应持股数量2000万股、1967万股和925万股。此次股权转让并不造成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,由于未及5%举牌线,上述接盘方的身份自然无需公司过多着墨。

此后,7月8日,宝莫股份筹划油气合作项目停牌,并于14日复牌披露拟与哈萨克斯坦STEELMASTER公司合作创建合资公司,投资金额不超过2000万美元。

携利好复牌后的宝莫股份股价反弹应在意料之中,14日至20日的5个交易日涨幅超过50%。不过,7月21日,其股价出现明显调整,低开震荡,全天绿盘,成交额却较前几日放大数倍至27亿,成交量2.3亿股,全天换手率高达37.9%。盘后数据显示,当日卖出营业部前5位金额可观,前四名各自对应的卖出量都在3.5亿至3.6亿元水平,第五位营业部卖出量亦达到2.4亿元。以当天公司成交均价12元左右计算,前四位营业部各自卖出规模约为3000万股,第五位的营业部则对应为2000万股。

“公司也注意到了当日股价的异动,但是未达到核查标准。公司方面经营一切正常。”昨日,宝莫股份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。

不过,如此“大宗”的二级市场出货,有条件的股东并不多。其中,大股东受限于“减持禁令”,无法为之;以一季度末持股量看,剩余仅有山东高新技术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在2003万股,能够达到减持量,但亦不可能覆盖5个营业部。由此推断,上述分散接盘的7位自然人很有可能就是抛售者。

尽管此事尚未有定论,但4.99%的分仓手法本身就是一个“信号”。“6个月的减持限制令,股东方面限制的是控股股东和持股5%以上的股东,但单个持股比例控制在4.99%水平的股东显然自如得多,由此造成了一些主要股东寻求变通的方法。”一位市场人士向记者分析指出。

上周,停牌中的亿利达同样将股权予以分仓,按照目前的情况看,最大的股份获得者亦止步于4.926%的水平。亿利达7月16日午间公告称,公司股东台州乾源投资有限公司和陈金飞 ,分别将所持13.01%和5.74%股份以协议转让价格6.81元/股予以转让。其中,获得台州乾源所持股份的10个自然人中的绝大多数为公司高管兼台州乾源股东。亿利达目前处于停牌状态,停牌前最近一个交易日收盘价为13.61元,协议价格打了对折。

除了公司高管外,接盘的“新面孔”引人关注。其中,自然人王洪斌获得4.926%的股份,对比其他“自家人”仅仅0.3%至1%的受让比例,可谓独占鳌头;另一位自然人吴晓宇获得2.794%的股份。此外,陈金飞的5.74%持股中也由吴晓宇分享了1.948%。如此一来,吴晓宇总计获得4.742%的股份,比例止步于4.9%。

如果亿利达筹划的重大事项能够刺激其股价,其复牌之时是否又是一个减仓好机会?值得关注的是,亿利达上述股权协议签署日期是7月15日,为证监会“减持新规”发布之后,其股东通过协议转让,对折“分仓”,同时将接盘者的持股比例控制在5%红线内,为其后续动作留下了余地。

接盘者去留无定时

出于合理避税或为减持“铺路”等各方考虑,持股较集中的股东将股权“分仓”的做法越来越普遍,但由于5%以上股东受限颇多,越来越多的“分仓”行为,选择了多名对象、低比例持股的方式进行操作。尽管这种行为属于中性,并不必然伴随着减持套现,然而从已有经验看,便于接盘人“隐身”、攻守兼备,成为4.99%分仓手法的最重要原因。

例如波导股份 ,其于5月22日发布股东宁波电子信息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公告,后者将所持21.71%股份分别转让给了瞿柏寅、李川、胡跃、焦君涵、王凤飞、陆璇瑛等6名自然人,前四位的持股比例均为4.95%,对应为3800万股,后两人分别为1.17%和0.75%,对应持股900万股和575.2万股,

尽管公司未曾披露相关人士背景,但从公开资料得知,其中有些人的背景十分“炫目”,尤其是还有知名私募 “如影随形”。其中,浙江温州人瞿柏寅曾于2014年参与了宁波热电定增,位列第二大股东,此后又于2014年四季度进入华东重机十大流通股东名单;胡跃曾在2014年认购了华丽家族 5000万股定增股份。

此种“溢于言表”的关系,让市场充满想象。发布该公告并复牌的波导股份股价连续3天上涨31%,其中两天一字涨停。5月26日,就在复牌第三天,当天成交放量,成交额40亿元,成交量2.9亿股,最终收涨8.43%。

而就是在26日当天,上述股东疑似已经出货。根据公告,上述股权转让已于25日办理完毕过户手续。在26日的卖出金额前5大席位中,前四位的卖出额都在5亿至5.3亿元之间,卖出金额第五位的营业部为1.24亿元,合计卖出21.84亿元,对应股数合计约1.6亿股。其中,前四大营业部对应单个出货量在3600万股至3850万股区间。按照公司披露的5月21日前十大股东明细,除波导科技集团持股1.26亿股外,其他拥有3000万以上持股规模的,只有上述新入的四位“接盘侠”。

如果是持股16.4%的波导科技集团主导了这次减持,按照规模看,提示权益变动应是大概率事件,但此后公司并未发布相关大股东减持公告。因此,上述自然人股东在数个交易日后“火线”撤离的概率较大,14.4亿元的协议受让价格短短3个交易日便增值8亿。

从波导股份的案例来看,如果投资者冲着这些“接盘人”背后的资本运作空间而来,恐怕就要失望了。不过,正因为持股不到5%,亦可灵活变通,在需要时间的再度“露脸”也十分便宜。

“4.9%这个比例,既让利益最大化,又受关注最少,可谓最佳持有额度。”上述市场人士向记者表示。

法兰克穆勒

roberto cavalli

ted baker

赛琳

相关阅读